首页 > 新闻频道 > 民生 > 正文

黔西县金碧镇红寨村:不种稻谷种香葱 数倍效益惠葱农

何耀学在基地查看香葱长势 深冬,黔西县金碧镇红寨村。 尽管天空飘着零星的雪花,田埂边的枯草上覆盖了一层晶莹剔透的薄冰,但金碧镇香葱基地的贵州新农汇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基地管理人员何耀学仍然每天风雨无阻地坚持来察看香葱的长势。 因为天气寒冷,2017年12月以后,基地上的工人就已放假回家,今年3月份才返回。何耀学今年48岁,是红寨村的村民,目前管理红寨村和双寨村两个香葱基地。放眼望去,连片的香葱长得郁郁葱葱, 进入3月份,部分香葱就可以上市。届时,基地里每天将会有300左右人务工,那将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金碧镇镇长李迪介绍,2016年以前,红寨村和双寨村这2080亩的香葱基地上种的都是稻谷。每年9月份收割完后,田地里就剩下光秃秃的谷桩,等来年5月份再进行翻犁栽种。其间,有8个月的时间田地是闲置的,这也意味着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田地间不能给村民带来分毫收入。后来,金碧镇开始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把红寨村和双寨村作为第一批产业结构调整的对象。然而,祖祖辈辈都是种稻谷的田突然要全部改种香葱,村民们心里都慌了,他们不知道种香葱的收益如何,更不知道今后的生计会不会受到影响。 为了尽快推进基地建设进程,2016年9月,金碧镇以镇、村两级干部为主成立了土地流转小组,反复召开群众会,挨家挨户地去给村民们做思想工作。但村民们一直认为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才不至于饿肚子,因此谁也不敢冒险拿出自己的土地流转。 红寨村八组村民韦应学家有8个人吃饭,4亩田种的稻谷除了自家吃,所剩无几。他说:“虽然种稻谷收成不多,但至少不会饿肚子。如果拿来种香葱,基地做不长久怎么办?”韦应学所担忧的,也正是众多村民所担忧的。 红寨村支书刘士贵理解村民们的担忧,但他深知,如果是因循守旧种稻谷,村民们难以富裕起来。要改变他们的观念,必须给他们算好对比账。刘士贵找到韦应学,给他这样算:“稻谷一年可以种一季,一亩可产出1000斤谷子,即使按最好的1.5元的单价算,一亩地也才有1500块钱,除去肥料钱和种子钱、工时费,种一亩地一年就剩两三百块钱。但是种香葱的话,一亩地可以收4000斤,按2元钱一斤计算,也是8000元。一年可以种三季,收入就是2.4万元,4亩地一年就有9.6万元。你还可以到基地里务工,一天有70至100元的收入,一个月就有2000多元的收入。” 韦应学一听,觉得很对劲,心有所动。经过权衡,他决定试一试,同意将部分土地流转出来种香葱。 红寨村村民李秀奇,一开始也担心土地拿出去了没收入。后来刘士贵让其先到基地干活。刘秀奇领到工资后,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才同意把自己的1亩土地拿出来流转。 与此同时,土地流转小组还组织了部分村民前往赫章松林坡乡的香葱基地去实地考察,让他们看看当地群众调整产业结构取得的极大成果。村民们回去反复比较、商量后,就很快同意拿出土地来流转种香葱。 2016年9月开始,政府就向村民流转了这些土地建立香葱基地。2017年3月,种植了第一批香葱,并于当年5月上市。而就在5月份,在基地干了一个月活的韦应学就领到了2000元钱的工资,这是他调整产业后收到的第一笔报酬。“领到工资时,心里踏实了许多,之前的担忧一点都没有了。”说起当时的情景,韦应学眼中闪烁着亮光。 产业结构调整给村民们带来的好处,刘士贵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他说:“以前每到赶场天,村民们是背着包谷洋芋辣椒这些东西去卖,背着空背篼回来;现在是背着空背篼去赶场,背着肉食水果这些东西回来。” 如今,初见成效的香葱基地让村民们对发展产业更有信心。镇长李迪介绍,接下来金碧镇将会继续调减玉米种植,在杨家店村、荷花村、中同村等继续发展香葱种植,计划扩大种植面积7000亩以上。同时,要引进经营主体来带动百姓用基础设施入股,连接贫困户,从而壮大集体经济,促进农民增收,带动全镇村民富裕起来。(毕节日报  幸璐荣)
责任编辑:黄亚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