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科技 > 正文

解救被“围”住的生态多样性

近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一位牧民在草场放羊时,发现一只受伤的丹顶鹤趴在草场上一动不动,右侧翅膀被铁丝网围栏的刺丝划破。 类似的场景,青海牧区的菊红花也遇到过。 菊红花是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政协副主席。最近,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很多人在转发普氏原羚、藏羚羊等野生动物被挂在铁丝网围栏上的照片。“铁丝网围栏正在对草原生态造成严重威胁。”这位生活、工作在牧区的蒙古族干部告诉记者。 这些围栏大多源自20世纪80年代。在实行包产到户的草场承包责任制后,作为划定牧户草场界线的围栏,开始大量在草原上竖起。这些围栏一般一米多高,由铁丝编织而成,而且带刺。此外,为了修复已退化的草场,也有一些围栏用于围封禁牧。 然而,这些围栏在划定界限的同时,也“围”住了生态多样性。 被剿杀的动物 菊红花用了“剿杀”两个字来形容野生动物在试图跃过带铁刺的围栏时受到的伤害。“铁丝网围栏不仅围住、剿杀了普氏原羚、黄羊、狼、狐狸等野生动物,还无形中对偷猎形成帮助,造成野生动物无处可逃、束手就擒。” 除了这种直接的伤害,围栏还可能破坏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很多野生动物逐水草而居,经常要迁徙,活动半径很大,围栏使他们的生存环境破碎化、斑块化。”从事草地生态学研究的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所所长赵新全告诉记者。 由于围栏的“瓜分”,完整的大草原形成无数大小不等的“禁区”,野生动物失去迁徙、交往、逃生的通道与机会。2014年,可可西里保护站工作人员曾在青藏铁路附近发现600余只待产藏羚羊,因围栏阻隔而无法到可可西里腹地产仔。 曾有人撰文指出,围栏使得本就受道路、村落干扰而残缺不全的生存环境更加支离破碎,这将导致种群隔离、基因交流受阻等深远影响。从小在牧区长大的菊红花,从牧民养殖的牲畜上也看到了这种影响:“围栏造成牧区牛羊马等家畜活动面积大幅度减少,牲畜食草种类大幅度下降和近亲繁殖较为严重,影响牲畜的健康生长和后代繁衍,导致牲畜体质下降、品种退化。” 植物多样性减少 菊红花小时候在开放式的大草原放过牧。“那时候没有围栏,到处游牧的牲畜可以通过粪便,把草种播散到很多地方。”她认为,围栏让这种“播种”方式消失殆尽,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植物的繁殖、甚至多样性。 除了动物,围栏还会影响植物生态吗?很多研究人员通过野外监测发现,围栏,尤其是那些为了修复草原或者保护野生动物的需要而圈起来实施禁牧的围栏,会影响植物的多样性。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刘丙万、蒋志刚曾在青海湖草原开展围栏内外植物群落的比较研究。围栏内无家畜放牧,主要是草食野生动物,围栏外则为草食家畜放牧区。研究发现,自从建了围栏后,围栏内外植物群落产生了明显差异,围栏外植物群落的生物多样性显著高于围栏内。 新疆农业大学李慧、蒋平安等人对新疆高寒草甸、亚高山草甸和山地草原的野外实地监测也发现,围栏有利于牲畜轮牧食物资源量的增加,但是导致植物群落生物多样性减少。“在草原生态系统中, 食草动物的采食使一些优势种的生物量或盖度下降,其他物种就有了生存的空间,从而提高了草原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他们在研究报告中写道。 拆除围栏不能一概而论 既然围栏会影响生态多样性,那是否应该全都拆掉? “围栏问题的核心是牧民养殖的牲畜过多,大家抢草场。”赵新全认为,家庭牧场不利于草场生产力的提高,未体现专业化生产。建议通过土地流转,实施规模化、专业化的生产,减少围栏的同时,提高生产效率。“同时,可可西里无人区等以生态保护为主的地方,坚决不能建围栏。” 菊红花也有类似的看法:“近年来,牧民以草场、牲畜入股的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等村镇、县域集体经济发展迅猛,过去包产到户的个体生产经营模式逐渐弱化,同区域内牧户之间的草场界限、围栏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她建议恢复以村为单位的四季流动放牧方式,加大支持规模化养殖和品牌养殖,发展壮大牧区村集体经济。 但拆除围栏不能一概而论。 赵新全指出,草地是一个营养非平衡系统,夏季草多,冬季没草,因此草原放牧有“夏饱秋肥冬瘦春死亡”的说法。牧户通过竖立围栏小范围建设人工草地的方式,可以解决冬季饲料匮乏和营养不足的问题。 但在进行草场划分、建设围栏时要做好规划设计,要考虑到哪些是野生动物的迁徙通道,哪些是牲畜的转场通道和人的通道等。 对于这种仍有存在必要的围栏,菊红花建议用界桩代替目前流行的铁丝网围栏,并研究更为科学、更为环保的分界方式。
责任编辑:杨希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围栏 草场 野生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