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毕节文化 > 正文

[综合]101年前第一批白话诗公开发表 来欣赏最美白话诗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国古代诗歌更是享誉中外。101年前的今天(1917年2月1日),《新青年》发表了我国第一批白话诗。 白话诗较之古体诗打破旧诗格律,不拘字句长短。 提起白话诗,不得不提一个人——胡适。1917年2月二卷六号《新青年》刊登了胡适的《朋友》、《赠朱经农》等八首诗而引起轰动,这是新诗运动中出现的第一批白话新诗。 1919年胡适发表长篇论文《谈新诗》,提出一系列新诗的建设性意见主张。 在白话诗理论的指导下,白话诗的创作逐步形成风气。并涌现出第一批白话诗人,如胡适、刘半农、周作人、沈尹默、康白情等。 今天,多彩贵州网小编搜罗了系列被评为“最美白话诗”的诗歌,和大家一起欣赏。   《两只蝴蝶》   胡适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月夜》   沈尹默 霜风呼呼的吹着,月光朗朗的照着。我和一株顶高的树并排立着,却没有靠着。   《鸽子》   胡适 云淡天高,好一片晚秋天气!有一群鸽子,在空中游戏。看他们三三两两,回环来往,夷犹如意,——忽地里,翻身映日,白羽衬青天,十分鲜丽!   《鸽子》   沈尹默 空中飞着一群鸽子,笼里关着一群鸽子,街上走的人,小手巾里海兜着两个鸽子。飞着的是受人家指使,带着哨儿嗡嗡央央,七转八转绕空飞人家听了欢喜。关着的是替人家做生意,清清白白的羽毛,温温和和的样子,人家看了喜欢;有人出钱便买去,买去喂点黄小米。只有受尽里兜的那两个,有点难计算。不知他今日是生还是死;恐怕不到晚饭时,已在人家菜碗里。   《人力车夫》   沈尹默 日光淡淡,白云悠悠,风吹薄冰,河水不流。出门去,雇人力车。街上行人,往来很多;车马纷纷,不知干些什么。人力车上人,个个穿棉衣,个个袖手坐,还觉风吹来,身上冷不过。车夫单衣已破,他却汗珠儿颗颗往下堕。     《一念》   胡适 我笑你绕太阳的地球,一日夜只打得一个回旋;我笑你绕地球的月亮儿,总不会永远团圆;我笑你千千万万大大小小的星球,总跳不出自己的轨道线;我笑你一秒钟走五十万里的无线电,总比不上我区区的心头一念。我这心头一念:才从竹竿巷,忽到竹竿尖,忽在赫贞江上,忽到凯约湖边;我若真个害刻骨的相思,便一分钟绕遍地球三千万转!   《老鸦》   胡适 一我大清早起,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人家讨嫌我,说我不吉利;──我不能呢呢喃喃讨人家的欢喜!二天寒风紧,无枝可栖。我整日里飞去飞回,整日里又寒又饥。──我不能带着鞘儿,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飞;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头,赚一把小米!     《山里的小诗》   冯雪峰 鸟儿出山去的时候,我以一片花瓣放在它嘴里,告诉那住在谷口的女郎,说山里的花已开了。   《叫我如何不想她》   刘半农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啊!燕子你说些什么话?教我如何不想她?枯树在冷风里摇。野火在暮色中烧。啊!西天还有些儿残霞,教我如何不想她?   《两个扫雪的人》   周作人 阴沉沉的天气,香粉一般白雪,下的漫天遍地。天安门外白茫茫的马路上,只有两个人在那里扫雪。一面尽扫,一面尽下∶扫净了东边,又下满了西边,扫开了高地,又填平了洼地。全没有车辆踪影,粗麻布的外套上,已结积了一层雪,他们两人还只是扫个不歇。雪愈下愈大了;上下左右,都是滚滚的香粉一般白雪。在这中间,仿佛白浪中浮着两个蚂蚁,他们两人还只是扫个不歇。祝福你扫雷的人!我从清早起,在雪地里行走,不得不谢谢你!   《草儿》   康白情 草儿在前,鞭儿在后。那喘吁吁的耕牛,正担着犁鸢,眙着白眼,带水拖泥,在那里“一东二冬”地走着。“呼——呼……”“牛也,你不要叹气,快犁快犁,我把草儿给你。”“呼——呼……”“牛也,快犁快犁。你还要叹气,我把鞭儿抽你。”牛呵!人呵!草儿在前,鞭儿在后。 欣赏完这些诗歌你是否能从中感受到诗人表达的“美”? 1926年闻一多在《诗的格律》中,提出诗的三美,即认为“诗的实力不独包括音乐的美、绘画的美,并且还有建筑的美。”如果第一遍的阅读是粗略的,那么不妨现在再去品读一遍,寻找诗中的“三美”吧。 编辑/郭邱磊 编审/张超 (多彩贵州网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白话诗 胡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