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育新闻 > 正文

“品读”岁月 “笑谈”人生——记毕节市老年大学老师高君儒

今年64岁的高君儒,除了是七星关区诗词协会副会长,七星关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之外,还是毕节市老年大学的一名老师,他的一生投身教书育人事业。 艰辛漫长的教书生涯 耐人回味的人生阅历 高君儒于1953年1月31日出生于毕节市海子街镇,17岁时便开始到学校当代课教师,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曾任教于小学、初中、高中、师范,现就职于毕节市老年大学,已执教40余年,数十载的教学生涯,让他的人生经历丰富多彩。 如今回头对自己40多年的从教经历作评价,高君儒也感慨良多:“教书是一件很苦的事,但正因为苦,现在退休后回忆起来才会更有意义。想想如果当时的工作一帆风顺,没有波折,现在回忆起来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回忆几十年的教书生涯,最让高君儒印象深刻的是一件发生在1979年的往事。 那年,25岁的高君儒年轻气盛,刚毕业分配到原大方师范学校教书。而他的大部分学生在林业局、农科所等单位有过从业经历,甚至有的学生年龄比他还大,为了给学生留一个好印象,并且在学生心中树立威望,高君儒给学生们上的第一堂课就从《诗经》《楚辞》《汉赋》一直讲到明清小说,正是这个原因,很多学生心理有点不平衡,想要给他“难看”。 高君儒回忆,当时一位女同学站起来对他说:“老师,我从农村来的,想请问‘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后面是什么,我不记得了。”高君儒不慌不忙地将李清照的这首《声声慢》背诵出来,这位女同学便默默地坐了下来。 紧接着,另一位男同学站起来让高君儒将《出师表》背一遍,一名从部队上退伍的学生要求他背诵《孙子兵法》…… 此事虽已过去30多年,高君儒回忆起来仍觉得仿佛发生在昨天,一切历历在目。 “还好当时运气不错,学生问到的问题虽然杂,但并不偏,学生问的问题刚好是我知道的,我勉强能够应付过来……”对于自己的学识,高君儒谦逊地以“运气好”来解释。 此事只是高君儒从教生涯里所遇到较平常的一件,之所以让他如此铭记,他这样解释:“经过这堂课的‘较量’,我发现我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家庭熏陶帮助成长 兴趣让自己前行 过硬的文学功底使高君儒在艰难的教学生涯中“披荆斩棘”。事实上,他对于文学的热爱最初来源于家庭的熏陶,其祖父高风曾是黄埔军校武冈分校的学员,对文学知识有着浓厚的兴趣,其父高忠仁也是一名教师,从小就在文学气息濡染熏陶下长大的高君儒,对文学有着深厚的感情。 除此之外,高君儒本身对文学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一直担任语文老师的高君儒从不忘创作,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写诗填词,外出旅游时写游记,把创作当成最大的兴趣。 “有两年我担任校长期间,因为学校事务繁琐,没有时间创作,甚至忘记自己对于文学的初衷,忘记未来的路上该如何继续寻找灵感进行创作,直到卸去校长职务,我才觉得一身轻松。”高君儒说。 不受职务所累,高君儒更加明白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正视自己的内心,并开始寻回自己已然忘记的“老本行”——文学创作和书法,并重新开始拾起毛笔,拿出宣纸。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生活是创作的基石,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只有热爱生活、体会生活中的某些细节,才能为创作提供更好的素材。”高君儒说。 读书教书无止境 将继续创作之路 对于一个从小学教到老年大学的老师,年过六旬的高君儒并不打算“退休”。“有时候我也在想,年纪大了就先退休,不再去老年大学教书,但每次看到老年人们对于诗词、对于知识的渴求,便又一次次坚定了我继续教下去的信念。” 在老年大学中,很多老年人对古文学的追求和喜爱也深深感动着高君儒,很多学生不怕困难,只因为对于诗词的热爱,便一点一点地学习,有的学生已经写了不少诗词,这让高君儒深深地明白,自己也要活到老学到老,要不停创作。 现在的高君儒,每天没事的时候就在家看书、练习书法,要是有朋友请他帮忙写写对联,他仍是不假思索地就答应。在高君儒的家里,各类书籍堆放了满满一书柜,书籍种类繁多,除了文学书籍之外,史哲等其他各类书籍也是应有尽有。 “我看的书比较多,种类较繁杂,我觉得知识就应该从各类书中汲取,学习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知识是学不完的。”高君儒说,希望自己还能继续用自己趣味性的教学方法教给老年大学老人们诗词,让他们在快乐中学习,在学习中体会快乐。 “只要我还能动,我就会继续我的创作,我会不断写诗、写游记,不断练习书法。”高君儒说,对于以后的生活,他将继续寻找创作的灵感,继续给老年大学的学生们上课,给他们讲授诗词歌赋。(文/乌蒙新报记者 宋玉莲 吴秋洪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高君 老年大学 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