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奖娱乐官方网站 > 财富人物 > 正文

吴长江1.3亿股权流拍 德豪润达市值蒸发2.41亿元

原明星企业家、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所持有的1.3亿股德豪润达股权在2月14上午10时结束拍卖,《证券日报》从股权拍卖平台闲鱼拍卖上看到,吴长江上述股份分别以72222222股和57777778股作标的拍卖,按每股6元定价,起拍价分别为4.33亿元和3.47亿元,共计7.8亿元。 目前两笔股权拍卖报名人数均为零,也就是说其首次拍卖处于流拍状态。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两笔股权拍卖均无一人报价,但却引来了近460万次围观,共计近千人设置了拍卖开始提醒。 对于流拍的后续进展,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吕书记员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次股权拍卖流拍后,法院会组织合议庭对标的物进行20%以内幅度的降价调整,而这个时间一般至少需要花费一个星期左右,“第二次拍卖的时间或许在2月份至3月份之间”。上述书记员同时表示,拍卖还会继续,此次流拍的主要原因是“目前标价高于市场价。” 截至2月14日收盘,德豪润达股价为5.84元/股,若按照上述收盘价计算,该部分股权市值为7.59亿元,对比上述股权第一次司法冻结时近10亿元的市值,吴长江持股市值已经蒸发近2.41亿元。 吴长江1.3亿股权流拍 吴长江所持1.3亿股德豪润达首发后个人类限售股自2月13日上午10时开始在闲鱼拍卖平台拍卖,根据这1.3亿股德豪润达限售股被分别资料显示,上述股权占德豪润达总股本的9.31%,仅次于第一大股东香港德豪润达。这也意味着,如果有人同时竞得上述两个标的,将直接成为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 持续一天的股权拍卖在2月14日上午10时结束,由于无人参与竞拍,闲鱼拍卖平台上显示该股权拍卖为“流拍”状态。同时,2月14日晚间,德豪润达也发布关于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股权流拍的提示性公告,根据公告显示,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自2017年2月13日起至2月14日上午10时止在淘宝网上对上述1.3亿股进行了公开拍卖,根据页面显示的竞拍结果,本次司法拍卖流拍。德豪润达同时表示,此次司法拍卖流拍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不产生影响。公司将持续关注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述1.3亿股股票后续处理的进展情况,并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吴长江拍卖股权最直接的原因是其借款纠纷,1月5日晚间,A股上市公司德豪润达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收到《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书》,通知书称:珠海市中院在执行西藏林芝汇福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汇福投资)、新世界策略(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新世界策略)申请强制执行吴长江、惠州雷士光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山东雷士照明发展有限公司借款纠纷两案过程中,因吴长江等被执行人未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珠海市中院决定拍卖被执行人吴长江持有的德豪润达1.3亿股的首发后个人类限售股票。  缘起雷士多角纠纷 公开资料显示,雷士照明于2010年在中国香港上市,为吴长江一手创办,但其却多次遭到董事会驱逐,在发生借款纠纷之前,吴长江已经开始与两名股东赛富亚洲及施耐德电气产生纠纷,为夺回话语权,2013年吴长江引入王冬雷旗下的德豪润达,在上述引入方案中,德豪润达披露定增预案,发行价为5.86元/股,吴长江认购1.3亿元股,锁定期为三年。 不过,后续引入德豪润达后,吴长江再度与与王冬雷翻脸,并最终对簿公堂。在惠州中院庭审中,公诉人指控吴长江在2012年至2014年8月份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个人决定将雷士中国的92388万元银行存款转为保证金,为其实际控制的5家公司做质押担保,所贷款项由吴长江支配使用,后由于被告人吴长江无力偿还上述贷款,致使银行将雷士中国公司的人民币55650.23万元保证金强行划扣,造成雷士中国公司巨额损失。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2月份以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一审判处吴长江有期徒刑14年。 或再度拍卖 对于雷士照明流拍后续处理问题,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吕书记员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法院会重启第二次拍卖,具体时间要等待法院合议庭商量,并且价格会有所调整,“不超过前次起拍价的百分之二十,以此前7.8亿元的拍卖价格计算,第二次拍卖的最低价即为6.24亿元。” 而根据相关规定,司法拍卖“流拍后应当在三十日内在同一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再次拍卖,再次拍卖的起拍价降价幅度不得超过前次起拍价的百分之二十。” 尽管吴长江1.3亿股股权第一次便遭遇流拍,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股权拍卖第一次流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从目前的拍卖价格来看,实际上是高于二级市场价格的,“不过,股权虽然遭到流拍,但围观的次数达到近460万次,这说明得到了市场较大关注,大家目前大部分还是处于观望状态”。 若根据德豪润达昨日收盘价格5.84元/股计算,该部分股权价值7.59亿元,对比该部分股权的2014年9月份第一次司法冻结近10亿元市值来看,目前市值已经蒸发近2.4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吴长江获得这部分股权耗资7.62亿元来看,若第二次拍卖底价为6.24亿元,吴长江也因此亏损1.3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遭遇司法拍卖的股份占德豪润达总部的9.31%,若有同一投资者(非王冬雷)竞得两笔标的股份,将取代吴长江成为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若王冬雷方面后续购买上述股权,其所持股权将达到30.25%,触及邀约收购红线。在后续压低价格的背景下,谁会成为最终接盘方。
责任编辑:杨希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