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历史名人 > 正文

亲历重庆大轰炸 两篇日记斥猖狂


李仲群          李仲群日记手稿 抗战期间,客居重庆的毕节教育家李仲群先生经常目睹侵华日军飞机对中国军民的狂轰滥炸。1940年7月22日,在一次与日军飞机遭遇的“最危险的五分钟”之后,李仲群在日记中记录了当时的情景,怒斥侵华日军的猖狂、丑恶行径,并发出了国人当奋起的呼喊—— “今年的双时节那天,遭受了五分钟的恐怖,这五分钟可以说是最危险的五分钟。那时, 我在比较空旷但离街很近的一个地方,看见‘客人’在对岸的低空中很迅速的前来了。我还 一个个的数了(是)九位,一群又一群的数到三群,心里想到,今天也和前几天一样,它们是从那面走的,我们这里可以不生问题了。视线随它们的行程转动,一刹那间,有一组九位‘客 人’向左转了转,向我们这边来了,同时雷一般的轰声从很近的处所送过来了,山峡间的烟云一般的涌现了,听力、视力、脑力都大大受着刺激。瞬间,它们又从我们头上过去,还好,今天该不出问题了,视线又紧随它们,希望它们早点离开。可它们又来了两个右转弯, 仍然来到我们的头上。有些和我一样胆大的人,这时胆也不大了,脸上变得苍白,和死人的一样,没有一点血色。我的心也特別振颤,勉强镇定下来,坐着不动。然而却有几个人在最危急的时候还是上上下下的跳着,这是多么危险的事,还好,它们没有赠‘礼品’,我们可以无事了。这九位‘来宾’ 又和我们开起了玩笑,照原样重复了第三次,而且离我们很近时把队伍散开——这是送‘礼’的表示。同时,北碚方向传来的轰声比前两分钟的大得多,多得多, 好象就在我们住的街上传出来的一样。我急速把眼中所见耳中所闻结合起来,心里认为头上九位‘客人’在实施它们的行动了。然而怎么办呢,充其量死而已,又把胆子壮起来,任凭它去。终于度过了难关,这九位‘客人’绕了三个圈子,又别了我们。空气变得沉寂,人们渐渐露面,胆子小的脸上还是无血色,许久才恢复原状。这五分钟算是熬过了。我走回旅社途中,仿佛有人说以后不要胆大了,还是走远点的好些。我边走边想,一味的胆小便可了事吗?仅仅用消极的方法便可了事吗?今日以后像这样的五分钟不知还有多少次,甚至比这样更危险更悸震的五分钟也不知还有多少次?我们一方面胆小, 一方面要胆大,要把我们大的胆子、小的胆子配合起来,形成民族之共胆。我们一方面要避免无谓之牺牲, 另一方面要用积极的方法从死中求生。倘若我们的团结不够,我们的精神的物质的总动员不够,那么最后的五分钟便是中国儿女同归于尽的五分钟。我们要争取这最后的五分钟,要把握这最后的五分钟,从危险苦难的境地过度到自由安全的乐土,除了须所有的 中国儿女共同奋斗没有别的办法。”(原文实录) 在另一篇《传单有毒》的日记里,李仲群如实记录了汉奸空投反动传单的情景,充分表达了他反对妥协投降主张全民动员奋起抗战的鲜明态度和必胜信心—— “我躺在床上休息,突然人声嘈杂,‘来了来了’的叫着,使我又惊一番,洗耳静听,空中却无响动。走出去看一看,街上的人都在仰观天空。我也效法他们探究个中消息,注视良久,才发现许多小鸟似的东西,因空气支撑很缓慢的由上而下取对角线方向飘荡着,许多人期待他们落在街心,可是一个个都经过屋顶向荒郊下降了。避在郊外的人三三两两的冋来, 有几位的手里携有一张新闻纸一类的东两,我走近去看,‘小申报’ 三个较大的字首先映入眼帘,不问而知,这是‘客人’散发的传单了。人们多半有好奇心,一堆一堆的聚着争看从天上掉下来的希奇物件,其中有人叫道:‘敌人的毒计无处不在,传单里面藏有毒药,看了很危险。’我想了想他说的真不错,不过所谓毐不是物质的而是精神的,明明目前的中国除了抗战没有出路,汉奸们的宣传品却教我们和平妥协,其实哪里是和平,屈服罢了,哪里是妥协, 投降罢了。这不是很厉害的毒质吗?这点简单的道理,稍具常识的人都能够见得到。最可怜的是还有少数愚民不能了解这种传单藏有毐药的说法。要真正叫醒这些可怜虫才行。”(原文实录) (李枢系李仲群之子) 李仲群简介 李仲群(1891——1973),又名彦春,毕节县城关镇人。幼时天资聪敏,入学读书,学业名列前茅。14岁应童生试,取为廪生。因文墨出众,邑人称为“神童”。 继后进入新学,1911年毕业于贵阳优级师范选科,历任兴义初级师范、毕节成达小学、贵阳模范中学、南明中学的教员和毕节师范传习所所长。尔后从政,被委任为四川省长寿县县长,目睹djpt8大奖娱乐平台动荡和国民党所为,后辞职回乡。 李仲群在1931年任毕节县立中学校长时,即主张男女合校,提倡学生自治,按新课程教学,受到djpt8大奖娱乐平台各界好评。1933年,聘请进步青年教师秦天真、邱在先等人到校任教。秦天真在学校内组织学生阅进步书刊,读革命书籍,从事革命活动等。李仲群有时登台演讲,赞许和支持学生的行动。1935年夏,中共贵州省工委委员邓止戈来毕组建武装,在校开展革命活动,发展进步学生入党。李仲群暗中支持,组织学生讲演。次年冬,国民党派“别动队”进入学校,禁止学生活动,李仲群公开反对,不久即被当局免职,闲居家中,闭门读书。 1947年,毕节弘毅中学校董会请李仲群出任校长。他显示出了进步而丰富的才华,以“求实、民主、自治”为兴办学校的方针,深受djpt8大奖娱乐平台贤达、师生的拥护。是时,素有民主校风的弘毅中学,早被国民党注意,毕节专署指派视察陈文彬(中统特务)到校任历史教师,实则监视学生的言行,于是激起师生的反对。“学生自治会”理事长任叔轩以陈授课无能、误人子弟为由,发动全校学生罢课。李仲群态度鲜明,支持学生的行动,迫使陈离校。 毕节解放后,一向爱党、爱国的李仲群受到保护,继任毕节一中校长,选为毕节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副主席。毕节县政治协商会议成立后,被选为县政协副主席、省人民代表等。“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他博学多才,毕生致力于教育事业,拥护中国共产党,为国家培养大批有用的高中级专业人才,为农村输送具有初高中文化的建设人才,被人们称为地方有特殊贡献的教育家。1973年病逝于毕节,终年82岁。(李枢 整理辑录)
责任编辑:蒋敦萍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李仲群 毕节 五分钟